阳光的话

阳光的话

郑健:房东自身的利益受到影响,有抵触情绪。租住人员来说,如果说拆除它,因为在我们这个区域,周边的这个区块里面已经只剩下这一个城中村了,对于他们这些租住人员除了这里找不到适合的地方。

面对城中村乱搭乱建必须拆的共识,又面对“棚屋区”拆不动的现实。浙江省社科院教授杨建华认为,想要解决“棚屋区”的问题,需要多方共同协作。

记者从采荷街道了解到,这里原本叫做常青村,房屋都为当地村民所建,是私宅。上世纪90年代,作为全市首批撤村建居试点村之一,常青村从建房开始就出现了违章搭建。服装市场在周边兴起,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当地村民违章搭建并将其出租的现象,也在这一时期开始出现,在2006年左右形成现有的规模。“群体性违建”的背后,是低廉的租金带来的旺盛的租住需求。屋顶违建房里的一个床位每天只要三、四十元;整间月租更是比楼下的正规房间低上数百元。作为附近5平方公里内唯一遗留的“城中村”,邻近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的常青村吸纳了近两万名外来务工人员和小商户居住。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网上的一张照片,惊起舆论的一片关注。照片上,杭州市城区里有一片城中村,这城中村粗看房屋都有六七层高,可是仔细看才知道,原来是一些三四层高的楼房顶上,都建了两三层的“棚户”。这些棚户区聚成面积总共上万平,看起来拥挤不堪,俨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棚户”天街。

据统计,在这一区域里登记在册的住户,总共只有848家,如果说,其中500多户有“棚屋”的话,那么采荷街道一半以上的住户,都存在着违章搭建的情况。采荷街道党工委委员骆志坚表示,屋顶违建的形成是历史原因。

苏晶晶:对,走过去两三分钟就到了。

苏晶晶:其他地方不想去,太远了。上班不太方便,住的太远的话,要上班坐公交车,要骑自行车的话也不方便。

尽管采荷街道表示,他们对新加盖的违建实行了“零容忍”,但是为什么不进一步的进行拆除呢?采荷街道党工委委员骆志表示,他们进行过多次执法,但是村民都是拆了又建,根本挡不住。他承诺,下一步将会进行先易后难的拆除。

这样的密度不可思议,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由于楼房和人员居住密集,消防车根本没有办法进入这个城中村,再加上许多地方电线纠结、缠绕好似一团乱麻,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街道相关负责人也认为,虽然此前没有出现过严重的安全事故,但是情况不容乐观。

记者:上班走过去就行了是吗?

除了上班方便,每个月900元左右的租金也是促使她把家安在这里的重要因素之一。考虑到房间的性价比,苏晶晶一家对居住条件就无法苛求太多。厕所、淋浴间和厨房要与其他4户人家共用,房前屋后的角落里堆满了垃圾,污秽遍地,许多苍蝇在空中盘旋。她的家,搭建在一幢4层高的居民楼顶,她和邻居们成了实际上的“5楼”,在他们头顶,还有一个凭空搭起来的“6楼”,也住着5户人家,上下仅仅用一道狭窄的楼梯相连。而这样在原本楼层之上又加盖了两三层的楼房,在常春路四季青服装市场附近比比皆是,从周边的高楼望过去,建筑材料不同、外观造型各异的搭建房连成了一片,俨然就是一个“棚屋区”。江干区采荷街道城管科科长郑健说,这些棚屋几乎都是违章建筑,而且规模巨大。

骆志坚:现在我们还在排进计划,但是这个具体的时间表还没有。因为我们说实话,这属于2006年以前已经形成的情况,量也是比较大的,所以说我们的工作还是在有序推进中。

这个循序渐进的拆除工作,进行的很慢。2013年街道只查处了30多处违章建筑,之所以面临这么大的阻力,主要存在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个就是拆迁的物理难度大。

不能因为方便就随便的乱搭乱建,这个道理我们都知道,但是城中村住户的去向还是需要关注,甚至政府也应该提供一些方便的办法,采荷街道党工委委员骆志坚表示,他们已经做了相关工作。

苏晶晶五年前从河南老家来杭州打工,目前在四季青服装市场工作。这个被她称之为“家”的地方,实际上是一个不到10平米、只有一张床和简单家具的房间。和她一起住在这里的,还有她的丈夫和一个未成年的女儿。

骆志坚:这样的我们也是贴出公告,就是给予他们一定的清退时间,也留充足的时间给他们找好安居的地方。

郑健:现有的这些违建都在高空,普遍是五六层。涉及到高空作业。同时,因为这块区域它是一个城中村,当时村中的规划也并不合理,它的道路很狭小,幢与幢之间的距离非常的接近,所以这个施工难度非常大。

骆志坚:这个农居的主体建筑普遍建于上世纪的90年代中期,然后从建房开始就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违章搭建。直到2006年,基本形成现在这个状况。

施工有难度,第二问题就是,利益的驱动,让拆迁难度更大。

郑健:所以他们肯定是没有经过审批,私自的进行搭建。到去年我们也统计过,长青农居这边存在搭建的一共有500多户,面积大概有4万方的样子。

居民:因为这里有太阳,阳光的话,方便晒被子啊,比较方便有阳光嘛。

这样的情景您可以想象一下,这条天街,看起来不美好,实际情况,那就更差了。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棚屋”几乎都属于违章建筑,存在极大的卫生、安全和法律风险。“棚屋区”为什么会成片的出现?

杨建华:如何让他们有一个居住的地方,这个是社区也好,她们的企业也好,政府的相关部门需要通力解决的。同时我们是不是需要加大对公租房或者廉租房,也面向农民工可以选择居住,加大这方面的建设力度。(记者 李振阳)

面对这么一个脏乱差的情况,江干区政府曾经在2010年提出过一个城中村整体改造的方案,但是如今这个项目的资金缺口高达20亿元人民币,改造一事只好被无限期地延后。

阅读次数:
 

上一篇:把争取领导到场讲话作为头等大事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