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沙质地柔软

河沙质地柔软

担心被其他人抢先,唐小江开始让工人搬运,这一下惹火杜氏兄弟,他们觉得价格还可以更高,不想出手。于是,杜高武打电话报警,长航公安局重庆分局江津派出所的民警很快赶到现场。民警担心是文物,便封锁现场。

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采访车沿江行驶几公里,除了堆积成山的河沙,根本没有一根木头。一艘正在作业的趸船前,三名工人看见记者,就像躲贼,记者追上前询问,对方说话满是玄机:“木头早搬走了,该买的买,该卖的卖。警察来过,你去问他们,我们啥子都不晓得。”

事情传得很快。昨下午6点,重庆晚报记者在离金刚沱水域还有10多公里的油溪镇问路时,就连一名卖烧烤的老者也知道木头的事。他放下手中的活,看了记者一眼,只说往前走:“你们也来找木头啊?恐怕晚了。”

常年在江津长江水域跑船的船老板唐小江(音)也听到消息。他知道乌木的价值,第一时间将船开到杜氏兄弟的挖沙船旁,对木头细看一番。

时间回到29日早上10点,江津区挖沙工杜高平(音)像往常一样工作,操作着挖沙船。突然,杜高平的沙船顿了一下,挖到硬东西。河沙质地柔软,杜高平很奇怪。

杜高平下船查看,让他喜出望外,赶紧叫来兄弟杜高武(音)。一根根直径近1米,长数米的黑色木头,被掩埋在细细的河沙下。他们挖了多年河沙,从没见到如此粗壮成型,大量的木头。当时,两兄弟赶紧召集工人动工挖,一根,两根,上百根木头被挖到岸边。

“这种黑色,埋在江底的木头,肯定就是乌木,值钱得很哟。”杜氏两兄弟靠江吃饭混迹多年,曾听朋友说起过乌木。两人一口咬定这些木头是乌木,四处拨打电话,寻找买家,希望卖个好价钱。

而在江边,一位骑摩托的小伙,听说记者找木头,手朝着车来的方向一指,采访车又调头。最后,我们发现,他故意指错方向。

29日早上10点,有挖沙船在这里挖到一些木头后,前后竟来了几十人。

文管所工作人员离开后,水务局的工作人员来了。他们说,这是私人从江底捞上的木头,他们无权管辖。

这位居民的话总算让记者释疑,前面大伙都不愿说木头的去向,原是当心记者也是来抢木头的。

离开现场时,重庆晚报记者从警方处得到杜氏兄弟的电话,再次打去电话询问情况,但一个说打错,一个这样说:“兄弟,你如果诚心要买,你就出个价,如果不是,那些木头也就是一对朽木,你拿来没用。”

再后来,国土资源局、林业局、油漆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相继赶到,对木头进行查看。答案都是:不属于管辖范围。

“我们虽不能立案,但必须把事情搞清楚,如果是文物,就不能买卖。”昨天,江津派出所民警介绍,为了稳妥起见,民警将杜氏兄弟和唐小江都进行了询问和调解,并联系相关部门进行查看。

如果是乌木?私人可以随便买卖?昨晚,江津区文管所一位负责人介绍,如果是文物,肯定不能买卖。他们初步目测后,只能说疑似乌木,即便是也是质量很差的乌木,价值不高,他们也带回一截检验,以便得出更确切的答案。“如果不是,这些木头便一文不值。”

这些木头去哪了?一位当地居民这样说,不管是不是乌木,反正又没人可以管,捡回家总没有错。“有的村民说是要拿来当柴火,镇上有人说要把木头留到升值。”

这也引起当地居民和其余挖沙船的注意。“快点堆在一起,保护好,谁先挖到归谁。”杜氏两兄弟,看着不断围拢看稀奇的人,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兄弟我运气好,先挖到了。”

来到金刚沱水域的一个穿洞入口,一位居民在路边灌田,看到采访车,伸手就拦:“你们来看木头啊?才走了一拨人。”

金刚沱长江水域,离江津城区有50分钟车程。这里山水环绕,河沙资源丰富,常年有挖沙船开采,平时除挖沙工和少量当地居民,几乎没人。

昨晚,上百根超过百吨重的木头,在杜氏兄弟挖到的现场却一根都没找到。

昨晚,江津区油漆镇工作人员介绍,如果这些木头真是乌木,政府会加强保护,建立起博物馆后,还会将这些乌木作为藏品。

最先赶到的是江津区文管所。文管所一负责人介绍,工作人员来查看后,确定不是文物,也找不到归他们管辖的相关法律法规,无法越权管理。

“用手一摸就直掉渣,肯定经过长时间浸泡。老货,值钱。”昨晚,唐小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怕错过机会,在众多买家中出价最高,6.5万元,当场就写下条子,说运走乌木就兑现。

阅读次数:
 

上一篇:该男子30岁左右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